<font id="dv6l2"><span id="dv6l2"></span></font>
<ruby id="dv6l2"></ruby>
<cite id="dv6l2"><span id="dv6l2"></span></cite>

    <tt id="dv6l2"><noscript id="dv6l2"></noscript></tt>
  1. <cite id="dv6l2"><span id="dv6l2"></span></cite>
    <cite id="dv6l2"></cite>

      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會員注冊

      會員中心|廣告服務|企業服務

      萬喆:釋放民企活力還有哪些工作可做?

       日前,中共中央、國務院近日印發了《關于營造更好發展環境支持民營企業改革發展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這是中央第一份關于民企發展的重要文件,它推出了多項措施,希望進一步激發民營企業的活力和創造力。

        《意見》主要著眼于三個方面,一是進一步市場化,實施公平統一的市場監管制度,進一步放開民營企業的市場準入,破除招投標隱性壁壘;二是法治健全化,堅持執法、司法等各環節依法平等保護民營企業產權和民營企業家的人身、財產合法權益,為民營企業家創造更多安全感;三是政策精準化,聚焦民營企業發展中的痛點難點,健全政策體系,完善政策執行方式,破解融資難融資貴等突出問題。

        《意見》內容十分詳細,基本上涵蓋了當前民營企業實際運營中可能遇到的問題,對策也非常務實,無不是從企業及企業家本身的立場來進行幫助和支持。因此,《意見》一出臺,就獲得了廣泛好評。

        眾所周知,中國的民營企業對促進中國經濟發展發揮著舉足輕重的作用。但是,民營企業運營中的問題也不少,值得我們深思。

        比如,一方面,一些民營企業家覺得自己的權利得不到很好的保障;另一方面,一些民營企業家依靠公權力獲得了極大的私權利和私權力。這種權利得不到保障和權力過分伸張之間的扭曲在民營企業家群體內不是個案。究其原因,不僅僅是有的地方政府缺乏服務意識造成了民營企業家們的不安心,還因為地方政府掌握著政策和執法空間,因此其對于“服務誰”及“怎么服務”有著掌控權,而一些民營企業只能“仰仗”這種掌控權獲得運營利潤,造成當前的種種扭曲現象。民營企業和政府就容易陷入“一親就頻繁出事,一清就無事可干”的怪圈。

        既然如此,筆者在此結合《意見》,給出更多切實可行且系統化的具體方案。

        一是要在市場化推進上用法治化作為前提和保障,以公平競爭為目標進行改革。無論是破除招投標壁壘還是降低準入門檻,都是很好的做法。但也要看到,很多政策意圖已經布置了多年,仍然沒有得到很好地貫徹和執行,其中緣由,無非是“市場化”的帽子好戴,但是理解各異,尤其是一些基層和具體部門有著自己的固有利益,不肯放權亦不知道怎么去面對更活躍的市場化競爭。如果沒有更加細則的指導和法律約束,很多宏觀意見到了基層就容易淪為空談。中央一再提出“競爭中性”,但“競爭中性”如何定義、如何保障,在澳大利亞等國都有極其標準化的法律文本和要求,也有完善的程序可供監督。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經濟政策的推行必須用程序作保障。

        二是在完善法治化的進程中用輿論監督作為保障,以實現社會公平正義。法治化講究的是程序正義,一定要有公開公平才有公正。在有些地方法治化意識還不夠的情況下,需要保持市場、輿情的通暢,保證與市場、輿論的溝通無礙,尤其在科技發達、市場流動速度極快、市場變化極快的今天,及時得到反饋、及時作出反應是現代化治理的要義,是完善法治化機制的保障。

        三是政策決策、執行都應該有一致性、連續性和公開性。近年,民營企業家的信心話題一度成為熱點,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都非常誠懇地表達了支持民營企業的決心。如何保障企業家的長期信心?要讓企業家有信心,就要讓他們覺得,自己能夠看到政策的穩定性和市場的長期性?;鶎诱炔荒茉趫谭ㄟ^程中粗暴、蠻橫、隨意,也不能干預司法刻意偏袒姑息一些企業家的違法行為。地方政府和民營企業家、普通老百姓,沒有誰一定對、誰一定錯,大家都需要更加公開公平的環境,讓法治化、市場化來保障所有人的權益、整個社會的權益最優化。(中新經緯APP)


      2019年12月25日

      东京热aⅴ免费高清视频